银杏的记忆——洗白果

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

2018-10-04

  银杏果儿又名白果,是银杏树的种子,在我的故乡腾冲固东镇许多村寨,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栽种有银杏树,每到落果之时,与漫天金黄的杏叶相比,也别有一番趣味。   这不,离秋分还有几日,银杏树就隐藏不住了华丽身姿,最先按奈不住的是银杏果儿,在翠绿之中攒簇着,一个背着一个,往枝干上爬,偶有一小阵风,便会露出圆圆的脑袋;这个时节,银杏叶还是绿色,果实便与叶子争起了那一抹独特的金黄;黄色沿着果实的茎秆蔓延,最后浸透整个果实,金灿灿的,若是吹过的风大一点,熟透的银杏果儿就会从枝叶间抖落,啪地一声,落在地上,许会惊了路人。   抬头望,枝叶间露出的点点金黄,吐露着收获的气息。

是啊!又是一年落果时!  落果了,村里便会热闹起来,不时地能看到爬到银杏树上摇果儿的人,伴随着沙沙的声音,银杏果儿就像下雨一样,掉落下来;用簸箕、桶或盆,将下树的果儿装在一起,待摇果结束,去种皮(又叫洗白果或是洗银杏果)便是最重要的工序,也是最为壮观的场面,因为现在用机器去种皮的较多,也省时省力,所以人工去种皮的较少了。 在以前,机器匮乏的年代,这样的场面是常见的,沿着进村的沟渠,我这边你那边,依次间隔,一字排开,全是手工去种皮的村民;迎着艳阳或是细雨,嬉笑着,顺着沟渠的走势,宛如一条盘踞在田间村头的人龙。

如今,也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,舍不得花钱租机器,便会人工去种皮。   给银杏果儿去种皮,是一门技术活儿。

力道掌握不好,要么种皮去除不干净,要么种仁(俗称白果的部分)就会破裂;种皮去除不干净,就会影响色泽,卖不了好价钱;种仁破裂,难以出售,而且变质较快。

只要掌握了其中门道,便可事半功倍。 首先将下树的银杏果儿分次挑拣,种皮黄透松软的成一堆,此种皮较易除去;黄中带绿显生硬的成另一堆,此种皮较难除去;其次准备泥沙和细沙各一堆,多为就地取材,为沟渠里的泥沙和细沙;最后准备好软胶手套(因银杏果种皮腐蚀性强,揉搓清洗时带上,以防手蜕皮)、筛洗的工具,工具以簸箕或撮箕为主。

在沟渠旁,将泥沙和种皮松软的混合在一起,洒上少许水,用手反复揉搓,直至种仁上没有一点种皮,呈银白色,放置在簸箕里,用溪水冲去泥沙即可;黄中带绿显生硬的和细沙均匀混合在一起,揉搓至种仁上只带有少许种皮时,再换泥沙揉搓,到种仁成银白色,冲水清洗即可。

这其中,沙子的取材极为关键,沙子稍粗一些,种仁就极有可能破裂。

清洗完后,适当晾晒,除去部分水份,待光泽银亮,在艳阳下看上去有点耀眼时,收起封袋保存便可。   银杏果儿的种皮腐蚀性较强,记忆里,每当这个时候,便能看到一双双褐黑色的手掌,那是因为被银杏果种皮汁液腐蚀过,双手开始蜕皮;那个时候软胶手套很少见到,穿着高筒鞋踩,力道又较难掌握,踩碎的较多;记得两个洗净的种仁就可以卖一毛钱,或者是到小卖铺换三个水果糖;自己家里是舍不得吃的,多是卖了换钱,若是踩碎的较多,就是损了收入,所以只能用手揉搓清洗。

不得不说,小时候,除了过节,这也是童年里幸福的一个时节了;直到清洗机器的出现,如今,这样手黑心乐的场景倒是成了罕见了。   洗银杏果儿,算不上是一门技艺,但自从银杏树在这里落地生根开始,便作为一种载体,载着祖辈的智慧、快乐以及增收的喜悦,传承至今;在时代前进的步伐里,它被超越,但却不会,也不能遗忘。   因为,这里面还有上一辈传承给下一辈的记忆。 【杨国朝】。